指纹鉴定是我办理刑事案件的突破口,证明犯罪需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我从来不做仅凭一枚指纹就要送嫌疑人上法庭的事儿!

中国著名痕迹检验专家涂尚国

2002年8月21日,B市潞河乡政府财政所。

内蒙古牙克石市公安局痕检专家涂尚国受B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张世强的邀请,再一次来到B市。

(半个月前,涂尚国破获了该市人民医院外科主治医生王刚杀害妻子吕琴的案件,使其名声大振。关于这个案件,请查看我的上一篇文章

《凭借一把骨凿子,痕验专家涂尚国让杀害妻子的罪犯心服口服》)

涂尚国这次来,是因为B市管辖下的潞河乡政府财政所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

涂尚国在张世强的陪同下,来到潞河乡财政所,见到了报案人鲁锋。

鲁锋,潞河乡所在地潞河村人,23岁,乡财政所副所长,据说马上就要升任潞河乡团委书记了,张世强称他为“政治新星”,前途无量。

鲁锋向涂尚国介绍了当时的情况:

今天早晨,鲁锋吃过早饭早早地来到财政所上班,路过财会室的时候,发现财会室的门外面紧锁着一把大锁。按照惯例,这个时候,值班人员老韩早就应该起来打扫卫生了。

老韩是乡财政所的临时工,54岁,老转业军人,人很老实、肯干,每天晚上负责值班,白天负责打扫所里卫生。

鲁锋觉得不太对劲,就走进去看。结果看到财会室的门上沾满了鲜血,走近窗口向里观看,屋内挂着窗帘,窗帘上布满了鲜血。他知道坏事了,立刻打了报案电话。

涂尚国问:“你们进现场了吗?”

鲁锋说:“没有,我们怕破坏现场,不利于侦破。”

听完鲁锋的介绍,涂尚国和张世强一起来到现场。

财会室的门是那种明锁,从门框和门扇上面伸出两条粗铁链子,用大铁锁锁在一起,比起暗锁来更结实。

人在里面的时候,就用木棍顶着门扇,如果里面的人不把木棍拿开,外面的人想进来,可不容易。因为,三角形最稳定。

打开财会室门上的大铁锁后,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窗口内挂着窗帘,窗帘上有喷溅的血迹。

财会室的门是向东开的,靠近屋西墙的地方,放着一张供值班人员临时休息的木板床,木板床上,被子还似老韩刚从被窝里出来时的形状。

喷溅的血迹从门口处一直到木板床边,老韩就躺在床腿旁的血泊中,双目圆睁,似乎心有不甘。他上身赤裸,下身穿一条短裤,胸部和腹部有多处刺创伤,双手有多处抵抗伤,财会室的地板上、值班人员休息的床上布满了多处点状、片状血迹,现场杀气重重,极端恐怖。

财会室里的保险柜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地方,歪倒在地,保险柜上密码转锁和柜门上的门轴已经被锯断,但是没有打开。

在木板床床腿旁,有一把折断的拖布把,上面布满了老韩的指纹,从指纹的形状可以看出,老韩用这根拖布把和作案人进行了搏斗。

作案人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因为他是带着手套干的,地面也没有有价值的脚印。

还有,涂尚国进门后看到,门是向右开的,顶门的木棍放在了左边,从摆放的位置看应该是老韩拿开了顶门棍,随手放在了门后。

为了印证这个判断,涂尚国和张世强开始了演练:涂尚国让张世强在里面用木棍顶上门,涂尚国在外面拨弄了半个小时也没有拨开。

第二次让张世强在外面拨弄,还是一样,最后张世强用力硬撞,门打开了,但是顶门的木棍则落在了门的后面。

由此可以推断出,作案人是叫门进来的,那一定是熟人作案,而且是很熟的人。否则,半夜三更,老韩不可能给一个陌生人或者不太熟的人开门。还有,这个作案人是提前预谋好的,反侦查意识很强。

涂尚国认为: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没有完美的作案,犯罪分子再狡猾,也会在现场留下蛛丝马迹。作为痕迹检验人员,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到痕迹。

急中生智,静中生慧,涂尚国让张世强离开,他想自己在现场好好感受一下,清醒清醒。

关上门,涂尚国开始进入了角色,作案人怎么进来的,和老韩是如何打斗的,他就开始模仿两个人的行为开始比划。

最后,涂尚国对张世强说:“你想,两个人都是拼尽全力做生死搏斗,难道手套就那么结实,不会出现破口?要是出现破口,就可能留下手印,我们接着找!”

涂尚国

结果,涂尚国在保险柜上端发现了带血的线手套痕迹,在血手套痕迹的下侧,有不明的带血指纹纹线。二人几乎同时说:“手套破了,露出了手指!”

保险柜的体积那么大,“502”指纹重现箱中放不下,也没有办法进行指纹显现。涂尚国就用自己独创的“502”简易加热法进行指纹显现。

说到涂尚国独创的“502”简易加热法,可是费了涂尚国不少的心血。

随着作案人作案手段越来越凶狠,越来越狡猾,反侦查能力不断加强,涂尚国没有徘徊在原地不动,而是进一步研究作案新动向。比如,过去为了从较大客体(桌、柜、门、窗)上提取指纹,只有将这些客体毁坏,取有指纹的小部分放到“502”指纹重现箱内进行指纹显现。

涂尚国通过研究,发明了“502”简易加热法,可以直接从客体上直接提取指纹。具体做法是:

在提取指纹时,直接把“502”涂在滤纸上,或涂在滤纸上后晾干备用,用手掌心的温度加热滤纸,使其散发“502”烟雾,吸附在有指纹的客体表面,使指纹着色、现出;或滴上一滴“502”在容器内,让“502”自然挥发,使其客体上的指纹着色、现出,使用更简单、方便。

这次,涂尚国把“502”胶水直接涂在滤纸上,把滤纸贴近保险柜,使“502”胶水挥发至血指节纹外,没有用2分钟,指节纹就全部显现出来了。

涂尚国经过比较分析、综合判断,发现是右手环指第二组指节纹。

第二组指节纹是指第二指节与第三指节之间关节处的粗大沟纹组。多由上、下两组横贯全职且相距较近、相隔5毫米至10毫米的沟纹组成;其中一组多为两条粗长的沟纹,上一组相对短而细,两组之间常出现短斜的乳突线。

我国成熟的破案依据是手指纹,鲜有应用指节纹的。这在涂尚国从警破案的生涯中还是第一次。但是,涂尚国决定突破一下惯例和自己。

让涂尚国感到兴奋的是,这枚指节纹有8处明显的特征。

由于案情重大,B市市长也参加了这次案情分析会。在会上,涂尚国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1、本案定性为杀人抢劫案。理由是,值班员被杀,保险柜上的密码锁和保险柜门轴被锯掉,说明凶手是冲着保险柜里的钱来的。由于作案人对保险柜的构造不了解,所以没有打开保险柜,应该是个新手,不是惯犯;

2、应该是熟人作案。理由是,根据顶门棍所放位置推断,作案人是叫门而入。

3、从作案手段以及综合以上两条可以判断作案人是男性,年龄在20到25之间,应该是一时缺钱铤而走险,具有很大的冲动性;从受害人身上伤痕的部位来看,作案人身高不会超过1.7米。

本着这三点,涂尚国建议从3个方面进行排查:一是财政所内部的职工,或者是乡政府内部人员;二是在财政所附近居住的人员;三是和老韩经常来往有密切关系的人员。

其重点是20岁至25岁之间的男青年,身高不超过1.7米。

涂尚国

由于有市长的支持,凡是在涂尚国划的范围内,不论是乡党委书记还是乡长,都必须好好配合。这样,张世强带着专案组的一班人取了100多人的右手全指纹。

涂尚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了一个上午的指纹,最终也没有找到作案人。

涂尚国把张世强叫到设在招待所里的专案组,详细问了取指纹样本的过程。张世强拍着胸脯说自己把涂尚国设定的从20岁到25岁的取样范围,两头扩大,从年龄18岁到30岁的男性都取了样本。而且为了取指纹样本,把书记乡长都得罪了等等。

涂尚国告诉他怎么对比不上呢?

张世强不满地说:“别不是你看花了眼吧?”

这一句“看花了眼”提醒了涂尚国,他又重新检查了一遍指纹样本,发现了有一份样本是左手的。再一看这份左手样本是鲁锋的。

张世强不相信,他说鲁锋是政坛新星,怎么会是杀人凶手呢?

涂尚国说:“奇迹出现在不可能出现奇迹的地方,一切皆有可能!我们要相信科学。不要惊动他,去找提取他指纹样本的人来,我们详细问问提取的过程!”

负责提取鲁锋指纹样本的警察说,他们找到鲁锋提取右手指纹样本时,鲁锋特别热情,又是端水又是倒茶,还热情地聊天,等到警察内急去方便回来后,鲁锋已经捺好了手印。由于鲁锋是“政坛新星”,大家都没有怀疑,就送上去了一份左手指纹样本。

涂尚国了解到了这个过程,心里大致有底了:就是鲁锋。

记得北京有个老刑警队长说过一句话:罪犯永远斗不过警察。罪犯再狡猾,他一生才见过几个警察,而警察一生会见多少罪犯呢?而且,罪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失败一次就完了,而警察就不一样了。所以,警察和罪犯的较量,从来就是“不公平”的。

老刑警队长话的意思是: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人,况且这个“猎人”是勤奋苦干、又有强烈责任心的涂尚国!

涂尚国决定亲自找鲁锋捺手印。

当涂尚国再次找到鲁锋让他捺手印时,鲁锋的绝望已经写在了脸上。通过指节纹对比,鲁锋是作案人已经没有任何疑义了。

但是,鲁锋来了个“死猪不怕开水烫”,就是“鲁肃进曹营—一言不发”。

仅凭一个指节纹,涂尚国是不会直接给鲁锋定罪的,他必须找出相关证据:比如凶器、血衣等!

因为涂尚国说过:

指纹鉴定是我办理刑事案件的突破口,证明犯罪需要形成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我从来不做仅凭一枚指纹就要送嫌疑人上法庭的事儿!

涂尚国带人来到鲁锋家里。鲁锋的父母都60多岁了,鲁锋是他们的独生子,也是这个家庭的骄傲。鲁锋高中毕业,找人进入乡财政所工作,由于小伙子能说会道,又勤快能干,很快提升为副所长,据说,很快又要去乡里当团支部书记了。

当涂尚国来到鲁锋家,向他的父母说明情况时,父母坚决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杀人抢劫。鲁锋的母亲死死拦在门前,不让他们进去。

涂尚国说:“老人家,你不是说鲁锋是被冤枉的吗?我们要搜查,你不让搜,怎么证明他是冤枉的呢?要想证明鲁锋是被冤枉的,那得有事实说话呀!”

大家都觉得涂尚国说的在理,鲁锋父亲也过来说服妻子,同意警察去搜。

鲁锋还没有结婚,平常和父母住在一起,他自己单独一间屋,书架和写字台上摆放着很多的书籍,说明鲁锋是一个爱学习的好青年。火炕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脚下是光洁的地板砖,打扫得光滑可鉴,柜子里放着他的衣服,每一件衣服都熨烫的非常平整。

警察把这个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有找到。张世强对涂尚国说:“也许东西没有放着家里,会不会扔到外面了?”

涂尚国说:“不可能!从发案现场的痕迹可以判断出,作案前鲁锋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不会轻易把凶器和血衣扔到可以看见的地方。我断定,一定在这个屋子里!”

涂尚国走进屋子,来回走了几趟,他发现地板砖发出的声响异常,他用脚再振动了几下,地板砖发出了空洞的声音。涂尚国对张世强说:“就在这下面!”

挖开后,是一个微型的地窖,里面是血衣、血手套和沾着血迹的匕首和钢锯。

当把这些东西扔到鲁锋面前时,鲁锋彻底崩溃了。

接着,鲁锋就交代了全部犯罪的经过:

鲁锋的家庭比较贫困,时常受到别人的白眼。上高中时,他看上了一个女孩叫刘梅。刘梅刚开始对他没有感觉,后来在鲁锋的强烈追求下,加上鲁锋好学上进,在潞河乡也有了一定的地位,刘梅就同意了。但是,刘梅有个条件,必须办一场轰轰烈烈的婚礼。

鲁锋答应了,但是他真的没有钱,经过再三思忖,他决定铤而走险。

为此,他预谋了抢银行的办法以及怎样进行反侦查。

8月20日晚上,承包乡政府红星煤矿的老板交上来上半年的承包金25万元,按照规定,,这么多钱应该存在银行,因为交来得晚了,银行也下班了,财会人员就把着25万元钱锁进了保险柜。

鲁锋无意间知道了这件事,就把抢银行临时改为了抢财政所。

8月21日晚上凌晨3点多钟,鲁锋翻墙进入财政所院内,敲响了值班室的门,说是要检查值班情况。老韩听到是主管保卫的副所长叫门,就没加防备地开了门。

鲁锋进门二话没说,拿着匕首向老韩刺去,老韩光着上身、穿着内裤和鲁锋搏斗,尽管是退伍军人,但毕竟年纪大了,不一会就让鲁锋给捅死了。

鲁锋开始拿着钢锯锯保险柜。由于他实在不懂保险柜的构造,折腾了两个小时也没有打开,这时,天快亮了,他只好出去。出来时,他拿起财会室办公桌上的大铁锁,锁上了门。

回到家后,他把血衣、凶器埋在了自己住的屋子的地板下,把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来到财政所上班。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主动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当听到鲁锋被判了死刑,他的母亲去监狱看完儿子后,回来喝了安眠药,比鲁锋早走了一步(写到这里,潸然泪下,为他无辜的老母亲)。鲁锋被执行枪决半个月后,他的父亲突发脑溢血,去世了。

真是一人犯罪,殃及全家!

教训呀!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用之有度,世人谨记!

还有,为了一个婚礼,搭上自己的一条命,实在不值得!

有人调侃说:最快的发财方法写在《刑法》里,箴言!

参考资料:贾国勇著的《命案现场》,中国检察出版社,2006年4月第一版

来源:云雨倒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