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来自天上的水滴,落入大海,泛起层层涟漪。要说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的地标,滴水湖一定是最热门的选项。这个人工开挖的大湖,记录着临港从一片滩涂崛起的故事。

滴水湖的湖心,原来是一个红色球状高台。这个台子是鲍铁鸣找人搭的,当时是为了方便来考察的人们更直观地感受到滴水湖有多大。后来,简易的台子成了湖心雕塑“一滴水”,象征着临港滴水成湖的设计理念。

人工湖工程是艰巨的。“开挖滴水湖使用的是‘双向吹填法’,在湖规划区域筑一道坝,用吹泥袋围一个圈,挖泥船把泥吹进去,水通过布袋挤出来,等大坝达到计划高度以后,再把挖泥船开进滩涂,从里面往外吹,两边吹泥,中间就高涨起来了。”当初负责临港新城主城区建设的原临港管委会副主任、港城集团董事长鲍铁鸣说。

吹泥的难点在于挖泥船。300多吨的船吃水深度3.5米,这么一个大家伙如何通过抛石促淤坝进入挖湖区呢?“当时我们根据船的宽度和深度,在抛石坝堤处挖了一个20米宽的口子,趁着涨潮大汛时挖泥船冲破大堤驶入湖区,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离湖2公里距离就是海塘,外面只有一道能进出海水的抛石促淤坝,涨潮时水位达3米多深,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鲍铁鸣回忆,“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一天半夜,我接到紧急电话,有工程队因施工得太晚,海水涨潮了,一群工人被困在大堤外的安全岛上。”

岛上搜不到GPS信号,公安部门也无法定位,最后施工指挥部派出了搜救船才把他们接回来。“当时情况十分危急,如果潮水再涨上去一点,这几个人就没了。”如今说起来,鲍铁鸣仍心有余悸。

那些日子里,每天白天连着黑夜地施工,数百个重型搅拌头日以继夜地在水底下搅拌稀泥,然后通过吹泥管子排到三四公里以外的地方,最长的吹泥管长达六公里。看着热火朝天的施工现场,有一名记者好奇地问鲍铁鸣,开挖滴水湖到底要吹多少泥?“当时我讲了一个数字,他说没有概念,我告诉他,相当于挖15座金茂大厦的体量。”

如今,滴水湖正在书写另一段传奇。临港新片区成立一周年之际,滴水湖金融湾项目经过近一年的科学规划、功能布局、方案设计、施工准备后拉开序幕,首批入驻企业也正式签约。滴水湖金融湾项目位于滴水湖正北侧一环带现代服务业开放区,总占地442亩,总建筑面积148万平方米。经多方比选,以“荣耀之环”为核心标志的设计方案脱颖而出。“荣耀之环”为一个直径150米的巨构圆环,飘浮在临湖的4栋100米高的裙房上,其圆形的形状象征着金融的繁荣和统一,而四个支柱的塔楼则展现着中国在世界金融贸易中与日俱增的领导力。

人们有理由相信,未来以“荣耀之环”为中心,滴水湖畔将建成集高端商务办公、滴水湖金融湾五星级酒店、大型商业综合体、住宅、文化等为一体的大型城市综合体,成为临港新片区跨境金融总部集聚、金融业务创新的核心区。很多人期待,上海“第二个陆家嘴”将在这里崛起。